hi

姚森:医保目录调整不能仅价低者得

3月13日,《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新版医保目录调整工作正式开启,按照工作时序安排,2019年版医保目录将于8月份发布。 通过...

来源:时代周报

3月13日,《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新版医保目录调整工作正式开启,按照工作时序安排,2019年版医保目录将于8月份发布。

通过与2017年版医保目录调整的工作方案比较,此次工作方案有多处调整,明确医保基本的定位以及规定新版目录的两种调入方式,即常规调入和谈判调入,其中谈判调入适用于高价药品。

笔者认为,在医保基金可承受的情况下,疗效优异、性价比高的药品,即使价格高也应纳入医保,倘若通过药品谈判的方式调入,也不能一味压低价格,好的政策应该讲究平衡,药企的利益应被考虑。

从本次工作方案,可以看到政策对于高价药进入医保的态度有所转变。除儿童用药和抢急救用药继续受到关注外,新版医保目录将优先考虑国家基本药物、癌症及罕见病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慢性病用药,高价罕见病用药受到医保优先考虑,意味着医保基金并不回避高价药品。

高价药品进入医保目录,一般是通过谈判调入,但需要注意的是,不能一味压低药品价格,疗效优异的药品,进入医保的价格应与其价值相称。一方面是为兼顾药企利益;另一方面也是为规范市场,避免药企间恶性竞争的情况出现。

那么如何让疗效优异但高价的药品进入医保?笔者认为需要规范医保药品进出标准,进行药物经济学评估。

实际上,今年的工作方案在谈判药品的确认上已经引入药物经济学评估的机制。尽管今年医保进出依旧延续专家审评的方式,但专家组中首次单列测算专家和谈判专家,其中,测算专家将从基金测算和药物经济学两方面综合评估谈判药目录,这意味着医保准入更趋精细,在药品纳入环节将需提供更多测算信息和科学数据。

笔者认为,药物经济学等测算手段可以进一步拓展到常规药品的进出确认中,通过性价比等维度的药物经济学测算,不仅有利于避免专家评估的主观性,还为疗效优异的高价药进入医保目录提供可能。

医保固然是保基本,但并不意味着低价者入,如何选到高性价比、优质有效的药品才是实质。在医保基金可承受的前提下,如何纳入优质好药,减轻患者负担,才是医保目录调整的应有之义。

"姚森:医保目录调整不能仅价低者得"的相关文章
hi